是真的

【凌李】刚好①

一份凉透了的生煎跟随夜色凝固在茶几上。

李熏然侧身躺在沙发上,怀里虚虚拢着一团白大褂。

他无心入睡,直直地看着电视墙。看到眼睛发干,酸涩地涌出一些液体。

那里有一处空缺。

 

 
凌远睡得不好。

快捷酒店的床柔软得让他腰痛,床单也一直散发着淡淡的漂白剂味道。还不如办公室的沙发。凌远想。

他利落地洗澡换衣服,刷牙时顺手在另一根牙刷上也挤了牙膏。

 凌远有些恍然,他看向镜子,里面有一个眼圈泛青的男人。

从三点到现在,他睡了不足三个小时。还是依靠药物的力量。

他闭起眼睛,一男一女的影像模模糊糊交织在一起。

李熏然,林念初。

 

 
林念初回来了。

院里的同事为她办了个欢迎会,地点定在附院边上的重庆火锅店。

凌远没想瞒他,只是一看到李熏然的那双圆眼,话到嘴边又咽下。

素日里八面玲珑的凌远犯了难,他不知道怎么说。

怎么解释他们的关系。

他和她,他和他。

 

李熏然徒弟一直嚷着要来吃火锅庆祝要犯落网,李熏然犹豫了一下。

某位家属一直严格控制他的饮食,不许吃辣,不许贪凉。

但是他真的好久没吃火锅了,大不了吃番茄锅嘛。

大徒弟又凑过来开始展现他的话剧功底,声情并茂的描绘那家火锅店的现炸酥肉是多么好吃,手打牛肉丸有多么脆嫩......

“有压迫就有反抗”,“民以食为天”,“天大地大吃饭最大”,“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”......等一系列至理名言在李熏然脑内翻涌轰炸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那要鸳鸯锅。

嗯,我还是很理智的。小李警官微笑。

 

 
堕落腐败之后, 李熏然满足地告别前去唱k的大部队,准备开车回家。

趁凌远还没回来,赶快洗个澡,把衣服也洗了,去掉火锅味消灭罪证哈哈哈哈哈哈......

他得意地找着自己的白色奥迪,却先看到了凌远的黑色别克。

啧啧,只许州官放火啊。

李熏然忿忿。

现在去找他那不就暴露自己了,李警官才不傻。

先回家再说。

 

 

李熏然回的家,其实是凌远的房子。

他自己的家在潼市,父母亲戚都在那里,他自己前两年因为工作调度才来到海市。

警局照顾他,给他找了个小房子暂住。

居海市,大不易。

寸土寸金的地界,小房子也是真小,不过好在交通方便,周围设施全备。楼下的小炒店简直是李熏然第二个家,番茄炒蛋和蟹黄豆腐都特别特别好吃。他来的次数多,再加上时不时帮着搬个饮料什么的,老板娘简直把他当儿子喂,给的菜量是别人羡慕不来的。

 小房子不能算家,家里是要有烟火气的。

 后来,他总算在海市有了一个家,是他和凌远的家。

TBC

评论

热度(2)